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桥牌俱乐部

   

《和田忠打桥牌》之十一: 

合肥市甲级赛

 

合肥市甲级赛是由田忠组队,以我们和姚俊、蔡磊四人为主参赛的。其中有一天田忠有事脱不开身,我分别找李祥瑞、朱信龙来各替了一场。

还未摆脱省甲级赛遭遇滑铁卢的阴影,市甲级赛又鸣锣开场。对田忠组队的提议,我起初反应消极,对我们几个能打出好成绩的可能性我已缺乏自信。但是,就省甲级赛意外失利的原因我已在网上向全体桥友和关心的朋友作过总结和检讨,此战正可以轻装上阵。能和田忠打牌,我还是很乐意的。

比赛共11个队参加,单循环,打11轮,其中每个队轮空一场。

第一轮,我们对省出版局队,我队发挥一般,以17:13小胜。第一节我们处理得不大好。双有局时,田忠开叫1D,逆叫2NT,我只有5个我认为的坏点,pass掉了,结果同伴随便打打就超出很多;而敌方在另室叫到了3NT。另一副我们单方局,我们停在1NT上,另室敌人却摸进一局。好在我们也赢了两次大分:对方叫牌误会,停在4NT,漏掉一副满贯;另室敌方冒叫7H,被打宕。这一节收支大体相抵,我方稍亏。下半时,田忠超一完成了被加倍的5S,又多做一个4S定约,另室队友也反摸敌人一局,这三个局分确保了我队初战告捷。

晚上打第二轮,我们在对省林业厅印刷厂的比赛中抓住机会,得足了25VP。这个队曾得过合肥市甲级赛的冠军,但这次比赛人员不齐整,实力稍弱。第一节,我们在双有局时看准时机,加倍敌人的4S定约,并得理不饶人,打到下三;另室队友做的是未加倍的3NT,二下。队友还做成一副5D加倍;而我室敌方仅叫到3H,超一。上半时我方已领先22IMP。第二节我们乘胜追击。除多副小牌被我方几乎风光占尽外,还有几副大牌:双有局,另室队友做4S加倍成功;我室田忠坐北做5D加倍,东家连拿二墩后,看不出该提边花赢墩还是该给同伴王吃,终于选择错误,出边花顶张被田忠王吃,于是两室都由我方完成被加倍的成局定约。双无局,敌西家开叫,田忠阻击,东叫出3NT,被田忠加倍,东没挺住心理战的考验,改叫4D,成约;另室队友则未被吓倒,连拿长D套,做成3NT加倍超二。我们还成功地叫出一副低点成局定约。对方则少叫了一个7NT。这一节14副牌中,我方输分的仅有两副:一是我们叫到5C,联手牌理论上比3NT的机会大得多,反而宕一;另一是我方两室都抢打,双双告宕。两队最终得分是25:3。

第二天,轮空休息一下午之后,晚上迎战颇有实力的安光所队。队友们对这个队都非常熟悉。因为韩亚龙等好手缺席,他们并非最佳阵容。第一节,田忠做6H超一,另室同一定约却被队友防倒,其中似应有个故事,可惜再也想不起来了。双有局,我们加倍敌方5D,使其三下;另室同一定约也遭加倍,但仅下一。我方又以较大领先优势进入第二节。这节中相互各有些小牌输赢。我们防宕了一副3NT,另室队友则选择4H定约并顺利完成。我们加倍敌人的5C,然而因牌型关系,这一定约铁打不宕;队友在另室仅做1NT正成。算总账,我方第二节虽小负,总分则又以18:12小比分胜出。

至此四轮(实战三场)的战绩令我略感安慰,同时也更认识到人员相对稳定的重要性。假如这种势头能保持下去,我队应该能以优秀的成绩一雪省甲级赛之耻。

第三天,我们遇到的是安徽工学院队。省甲级赛中我们曾以8:22负于该队。赛前我提醒队友,注意重视这个队。他们的牌风稳重扎实,是我们最强劲的对手。要谨慎从事,争取不大输,小负亦可。上半时,一副牌我试探满贯不成,停在五阶高花,分配不利下二;另室安工队则选做3NT成约,净胜13IMP。我室的对手还成功地叫上6H定约,又赚13IMP。再加上另室队友三阶小定约被飞刀下二,四阶双加倍定约已被防守送成又送回下一,这一节我们负了36IMP。我希望我们几个人第二节不要总想怎样捞回来,该怎么打还怎么打,不要越陷越深。但人的惯性已定,很难扭转。我们挽回损失的努力扩大了损失,终于以3:25大败于这一后来获得本次比赛冠军的敌手。

第六轮,我们与“同创队”相遇。第一节失利的原因已在前文《怒吼的田忠》一节提到,完全在我。田忠加倍敌方4S,原铁定下一,却被我改叫5H,被加倍下四,正负相差17IMP。而且,因这副牌失误造成不愉快,又影响下副牌。我作庄做3NT,让田忠垫牌,发生误会,造成联通困难,只好大牌盖大牌过手,寄望于均匀分布,结果必成的牌一宕,送掉10IMP。上半时结束,我方落后30IMP。我向大家检讨,希望队友们还是稳扎稳打,我们的实力足以与对方抗衡,切忌过分求胜。第二节,田忠和我间的配合恢复常态。我们成功地叫到一副低点的6H,被加倍,做成。多叫一个贯,6C做成。我们幸运地选择了H4-4配、却缺AKQ的4H定约,打对边花,仅失三个将牌顶张,顺利告成;而敌方选择4S,不可避免地失三付H和一付S。我们还在敌单方局时抓住他们的2NT,加倍三下。这一节打完,我方不仅赢回了第一节的负分,还有3IMP的富裕。算VP,以15:15与同创队平分秋色。

赛到第四天,田忠有事无法分身,我分别请祥子和小朱来顶场。

第七轮的对手是市直代表队。我是初次与祥子合作,我们俩都特别谨慎,如履薄冰。第一节就打得很顺。队友在开室成功地叫上两个6NT,他们的对手则叫冒一副6S,可说开室已为胜利奠定基石。祥子和我在闭室又以叫上两个边缘局扩大了我们的战果。可惜结分时开室记错了两副牌的分,直到下一场比赛前才去找裁判要求更正,但已无效。尽管如此,此节我队以51:12大比分领先。

第二节说来更加有趣。与我们同桌的是日报杯名人双人赛中的一对老对手。那次其中一人曾加倍我的3NT送了我一个顶分(见本文《合作的开端》一节),这次一见面他又提此事。想不到的是刚打到第一副或第二副牌,那个故事似乎又重演了。他的同伴坐南,又是开叫精确制2C。我坐西,11点,4144牌型,没有好叫品,还是pass。他坐北叫2D,祥子叫2H,pass到我。我象上次一样,原有能争叫的牌力,便询问对方2D应叫的点力范围。(我过去也曾叫精确,按我们的体系2D应叫是逼叫,有开牌点力。)回答说可以是逼叫,也可以是弱牌、D长套。我同伴2H争叫,我认为应差不多有开牌点力,又根据自己手中持牌,所以我断定这一2D应叫必属于后者。既在敌花有止张,我叫2NT,邀请同伴。不想再一次被下家在直接位置加倍,他的同伴放打。这次他首攻CK。同伴的牌略让我失望,他持KT97xx结构的6张H,仅9点牌力。我吃住首攻,打出单张HJ,加倍者令人高兴地扑上Q,明手K吃。然后连打H,顺利地吃掉H8,顶下HA,用DQ再进明手兑现H。结果以20点做成2NT加倍超一(如果HQ忍让会给我增加些困难,我要两下明手,并必须用HK铲Q)。据事后回忆,这副牌的四手牌和叫牌过程为:

10xxx
Q8
AJxxxx
K
西
2C -
2D 2H - 2NT
X - - -
Jxxx
J
Kxxx
AQ9x
Axx
K1097xx
Qx
xx
KQ
Axxx
x
J10xxxx

另室敌东家做2H,可能因C套飞失给单张K和敌方反能王吃,下一。这副“重演历史”的牌打得两个老对手哭笑不得。随后,祥子又做一副2C加倍正成,对手更觉忿忿。又一副牌,我上家开叫3S,pass到祥子,他平衡加倍,我放罚,我的爱加倍的下家很气不过样子的加倍,就再加倍,结果二下。至此,我感到我们的胜利已不可动摇。过分得意之中,我抢庄做了两次五阶定约,把这两副本应我队小胜或至少平分的牌做成了倒输,送给他们17IMP。以致第二节我们只赢16IMP。最终以24:6结束了这一轮。坐车回校的路上,祥子评论刚刚打的牌,说真是紧张激烈,心惊肉跳。因为从未合作过,总是要琢磨同伴的叫牌,防守也一点不敢松懈。他批评我不该去抢做不成的五阶定约。接受了他的批评,我认真地学了“总墩数定律”,并在以后的叫牌中注意实践,收益匪浅。这是后话。

至此比赛已经过半,我们共打六场,平均每场得分回升到了17VP。安工队遥遥领先,第一似已非他们莫属。下面几个队积分接近,群雄逐鹿,形势极不明朗。我们还有四个对手,其中三个的实力都不可小觑。紧接着要面对的就是一支打牌十分认真、训练系统而刻苦的年轻的华联队。我与其中几名队员曾一起师从郭辉大师,对他们有一定的了解。这个队需要认真对付,但在我看来也并非不可战胜。

晚上打第八轮,对华联队。我接了小朱来打这场比赛。我们过去合作得不少,也有过颇骄人的战绩。但可能因小朱已久离牌桌,刚打时显得有些生疏。第一副刚发的牌就出现了大的失误。本来是平点牌,敌人开叫弱1NT。我持有SK、HAJ和DK,11点,3235牌型,C套以10、9领军,自然不叫。小朱有HKQ和DA,9点,4450牌型,在第四家平衡加倍。我放打。首攻小C后,小朱垫牌,我知道坏了。敌明手S套是AJT9四张,从暗手出Q飞牌,这唯一可飞的方向正好套死了我的K。加上四个C顶张,8墩牌已然到手。我方垫牌中又发生错误,最后竟让敌方加倍超二。如果我方做D定约,本来能做成3D。真是出师不利。发的第二副牌,小朱做4S,打到一半摊牌宣布成约,可能因算牌有误,对方不服,最后承认一宕。还有一副是对付敌人多功能2D开叫的问题。敌单方局2D开叫。小朱坐其下家,手持双高套的强牌,共有SAQJ、HAKJ和DQ,17点,5530牌型,没有叫。我上家接力叫2H。我拿着畸型牌,有HQ、DK、CQ、10等,7点,1624牌型,正好叫加倍以显示我的H长套及略有牌力。开叫人叫2S,出他的套。我同伴加倍,这时我才觉得似乎我方有牌。我上家改叫3C,我又加倍。到小朱那里,他想了很久,叫4H。我想不到他也有H长套,认为他是根据我曾加倍2H而做的选择,因为前面我已叫得很凶,我pass了。不难看出这是摊牌就有的6H,我们停在4H上。另室队友以3S阻击掉了敌人的满贯,被加倍下三,因为我们没有进贯,倒输了8IMP。第一节我队以负29IMP处于下风。第二节,应说小朱已进入状态,我们叫牌、防守、作庄均兢兢业业,但所遇的尽是起伏很小的牌,无法挽回劣势。由于队友的小牌处理欠妥,这一节也以我方小负结束。在这关键的一轮,我们以9:21败北,名次明显下移。

第九轮,我们与手表厂队相遇。连续紧张的比赛进入第五天,大家都很疲劳。尤其是姚俊和蔡磊,每天两场,从不间断,上午还要上班。第一节,终于出现把SA看作S2而丢局,然后又冲击小满贯失败,使田忠和我在闭室的成果被抵消,反以27:30小负。第二节我们坐开室。在众目睽睽之下,田忠演出了他缺少CAK的7H大满贯(见《运气的田忠》),并幸运地奏凯还朝,为随后的胜利奠定基础。我想,对手的错误一定也是因为太疲劳了。此后,我们在敌方必有4S的一副牌偷得一局3C加倍正成;又在双有局时骗得一副对方加倍我们的4H宕二,却放弃了他们应有的6S定约。这三副大牌保证了我们终以18:12小胜手表厂,夺得这一十分宝贵的胜利。

那两副赢分的牌值得再回顾一下。

第6副,EW有局。我坐东,8点,1156牌型,两低花是D套KQxxx和C套QJT87x。没开叫。田忠坐第三家开叫1H。北不叫。看不到配合,我的牌型虽好,只能应1NT。又到田忠,他叫出2D,第二套。北加倍(事后知道,第一圈北因H上点力太强不好加倍)。我再加倍,意思是显示D套配合,但桌上的别人似未必理解。南此时叫出2S。田忠不叫。他是轻开叫,点力太低了。我并不知道这一点。拿着如此好的牌型,如果同伴是正常开叫,5D成局极有可能。我叫3C。我想,叫再加倍后出新花C,总能逼同伴再叫一轮吧。田忠还是不叫。北再次加倍。我知道有这样好的D套配合,C又是独立可打的六张套,我也乐意放过。敌方必有配合良好的高花定约,我用逃叫到联手至少9张的D套来强调我方的配合吉凶难卜。假如C9在同伴之手或在敌方短套中,我的C套就全是连张,何惧之有。南放罚,同伴亦无异议。3CX成了最终定约。

首攻是小D,明显是单张。田忠放下他只有10点和单张小C的牌。联手的牌和叫牌过程为:

EW局
西
- - 1H
- 1NT - 2D
X XX 2S -
- 3C - -
X - - -
Jxx
AJxxx
Axxx
x
x
x
KQxxx
QJ1087x

我们的总点力低于敌方,这个定约不坏。首攻也比较合作。我暗手吃进首攻,吊将。下家CK吃住,换打S。上家大牌赢进,还S,我王吃。再吊将,下家CA再吃,上家也跟出。这个定约已经回家。南仍出S,我第二次王吃。出C10吊将,C9没有露面。我连出已树立的D套,下家可在任意时间用C9王吃,但那是他们的最后一墩牌。防家只得到一付S和三付将牌,3C加倍正成。四家的牌是:

AKxx
KQxx
J10x
xx
Jxx
AJxxx
Axxx
x
x
x
KQxxx
QJ1087x
Qxxxx
xxx
x
AK9x

另室的队友做4S正成。这副牌如果我方强烈显示D套的配合,敌方必将重视他们S上同样强度的配合,应该也能进局。退一步说,如敌人首攻S而不是单张D,也将打得我将牌失控而一宕。那就不是这个故事了。

还值得一提的是第13副,双有局。北第一家,不叫。我坐东,阻击开叫2H。南家加倍。田忠叫3NT。两家pass到南,他仍加倍。田忠改叫4H。北家此时加倍,全体无话。于是由我做4H加倍定约。同伴摊下牌,我就乐了。他是持4张H、3张S、两低花5-1的非均型牌和极低的点力而作的干扰叫,先叫3NT再“逃”到4H是使敌方点力估算错误的典型策略。田忠搅掉了敌方的6S定约,我们的代价仅是4H加倍下二。

第十轮的对手是实力也不俗的火车头队。第一节比赛中,我们丢了两个局分。一是在北家2S阻击开叫后,田忠坐西做3NT,因路线有误而宕三(见《千虑一失的田忠》);另一是我室敌方多做成一副3NT,已记不清是我们的防守问题还是队友的作庄问题。但我们赢大分的牌更多。田忠顺利做成一副6C,另室敌人却因作庄失误告宕。我们以低点力叫上一副6S,对方仅叫到四阶。一副双无局,我持16点,S Ax,H Q,D xx,C AKQJxxxx。上家开叫自然1NT,我加倍,居然全pass。由我首攻,立即连得九墩,1NT加倍下三,平点牌而赢了个局分。还有一副,我们正确地选择无将进局,对方则做高花定约被打宕。半时结分,我队以61:45领先(其中又有一副牌记错:敌方双得分,记成一边南做2S正成,另一边东做2S超一,这是不可能的。晚上回家才发现,次日找裁判已过了时效)。第二节的牌很“平”,大部分都是相同的定约、相同的结果,仅几副小牌各有输赢。但是,打第4副时,原本也应平淡无奇的小牌,却被田忠做出了大输赢。半靠技术,半靠运气,我们是赢的一方。

这副牌我坐东,第三家,以9点牌轻开叫1H。南加倍。田忠立刻加叫到4H。被北加倍。成为最后定约。

南首攻DK。田忠摊下牌,我的心顿时全凉了。明手和我的牌及叫牌过程是:

双有局
西
-
- 1H X 4H
X - - -
A
Q10x
J109xx
KJxx
Q10xx
AK9xx
xx
xx

DK吃到,换攻小C。这副牌做成的机会似乎太小了。首先必须摆对C。双方平点,我下家有开叫实力,他们的S套极可能均分,估计他有DAK和SK。如果C套A、Q分家,应该他仅有CQ,上家有了CA才能叫出加倍。假设CJ能逼出CA,敌进手后不吊将,我能靠交叉王吃得到10墩牌。但敌人很可能吊将使我少一墩。那我就必须做通D套才能成功。这要求的条件太多了:D要3-3分,H要3-2分,明手要能王吃一次S,CK要保留到最后作为兑现D的进张,也就是敌人必须防守失误,D进手后不动C……不管怎样,我明手摆CJ,果然上家用A吃,还攻将牌。我明手吃住,送D。下家得进,天从人愿地打出小S捅掉明手的A。(假如还打C或再吊将,定约都宕。)一切按原计划进行:暗手王吃D,果然3-3。明手王吃S;吊将,手上大将牌盖吃,下家也跟出;清掉最后一张将牌;然后CK下桌,两张好D垫去手里的S失张。4H加倍正成!回顾这次田忠让我作的惊险的庄,百感交集。本来在摆对C之后,我可以简单地打成宕一,然后把责任推给叫牌。但想做成的愿望使我甘冒多宕的风险,依据种种假设进行。当假设一步步变成现实之时,风险已成过去,桥牌的美在延伸。

这一轮我们以19:11战胜了火车头,回到了排名榜的前列。

终于到了第十一轮,我们与最后一个对手电厂队过招。这个队实力较弱,取胜在情理之中。但这场比赛对我们双方的意义都不大。他们降级已成定局,我们也已稳坐第三把交椅。只要我队不大输,后面的芸芸众生赶不上我们。前面两个队离我们也太远。前无古人,后无来者。遗憾的是前面各轮如能少负一点或多赢一点,哪怕是那两次记错分能各找回1个VP,我们争取亚军还是很有希望的。华联队已赛完(本轮轮空),上一轮败给了力争保级的安光所队,与我们的分差刚好撵不上。第一节,我们叫上一个低点的6S,被加倍,做成。做3NT成功,另室敌方的4H做宕。另室队友在双无局加倍敌人的2H并使其三下,我室的敌方只打了个不成局定约。上半时我们便以54:16大胜。其中的第1副牌,给田忠留下一个遗憾的故事。

田忠坐北,开叫1C。我有19点:S AJTxx,H AK,D Axxx,C Kx。先应叫1S。敌人当然都不能叫牌。田忠再叫1NT。我叫2D,新低花逼叫。他叫3C。按我们的约定卡,他显示高限牌力,S三张支持,3226牌型。满贯已经在握,我叫4NT,问以S为将牌的关键张。同伴回答两个关键张,无将牌Q。我5NT继续问K,回答有一个。联手AK齐全,同伴又是高限牌力,我可数出除顶张赢墩外,加上C套6付,已有12墩在手,也许哪里还能找到一墩,或者凭田忠的机灵必能找到SQ。于是我叫7NT,结束叫牌。

首攻是H。联手的牌(庄家是北,置于下方)和叫牌过程是:

双无局 Kxx
Jxx
Kx
AQxxx
西
1C - 1S -
1NT - 2D -
3C - 4NT -
5H - 5NT -
6D - 7NT -
- -
AJ10xx
AK
Axxx
Kx

打了这么多比赛,我当明手时从不看牌型卡。但这次我忍不住看了。田忠没按约定卡叫。新低花2D以后,3C的含义是我们的约定,这一叫品在Hardy书的正文中并没提到,但有一牌例用过。按逻辑,上三阶必定是高限、有支持,无其他三张套可叫,叫原开叫低花就一定是好的6张以上套。此牌的正确应叫是3H。那我估计最终定约将是6S或6NT。

明手吃住首攻的H。田忠向暗手引SJ,西放小,机灵的他用K盖吃。续打小S,明手10飞过,得了。田忠度过第一关。他拎下东家可怜的Q,连提S,暗手垫C、H各一张,然后连拿C大牌,才发现C套不是3-3。此时田忠已别无良策,只好提光高花,打低花C-D挤牌。因为防家留错了牌,被他侥幸做成。田忠对自己的作庄极不满意。S打对之后,他本应先提掉三个C顶张(明手垫一小D),看清C的分配情况后再下桌兑现H和S赢张,因为C的挡张与HQ分在两手,定约必成。他错失了这一漂亮的双挤。(这副牌的问题是:如果C的挡张和HQ都在东手,则应先兑现D与H顶张,然后提S,对东进行C-H单挤。事实上,东有4张C而西持HQ,西是抱Q而首攻H小。)

进入胜负更无所谓的第二节。又是第1副,田忠以一种特殊战术赢了一个局分。两家pass,坐南的第三家开叫1C。田忠在西,叫1D。北家以1S参战,我叫加倍,示H和C套。pass到田忠,他叫2D。南加叫2S,田忠不管我配不配合,继续叫3D。敌方叫3S后,田忠仍演他锲而不舍的独角戏,4D。终于敌人忍不住了,一刀上去。原来田忠拿着一手长D,正等着他们加倍呢。这种缠斗战术获得成功。我们还抓住敌人叫冒的3H砍了一刀,使其单方局下四。双有局,敌人加倍我们的2D,又让我们做了;而闭室队友打3NT,加一。我们也因疏忽失了两个大分:丢了一个局;一个局被人家防宕。最终,我们赢电厂队的比分是22:8。

市甲级赛的硝烟散尽。我们队以平均每场17VP的得分名列第三。与第二名的分差很小。我们只输两场,输给了第一名和第二名。好象我们就应该是第三名。


 

2001 版权所有©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桥牌俱乐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