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桥牌俱乐部

   

《和田忠打桥牌》之十:

省甲级赛

 

翻开省甲级赛的一页页记分表,留下的全是沉重的回忆。

省甲级赛是安徽日报杯邀请赛后田忠和我合作参加的第二次正式队式赛。为赛好这场牌,我们全队的准备应该说并非不充分。但我的立足点不对。我们这支队伍以教师为主,他们的水平都是高的,但相对地缺少这种大型比赛的经验,更为重要的是都用业余时间参战,每人都无法固定今天下午打或明天晚上可以打。每天临赛前,我都难以确定这一轮比赛可以上场参赛的队员名单,有时弄得焦头烂额。好几次甚至直到开赛前几分钟才临时抓人顶替上场。队员不断变动,搭挡不断更换,相对稳定的田忠和我所受的压力非常之大。尤其是田忠,赢分的重担似乎只落在他的肩上。这种情况下,有几场比赛中他也显得失常,过于进取,因对同伴的牌或对敌方的分配要求过高而失分。我从没感到我们之间的配合象这次比赛中那样差。再加上我也在压力下的作庄错误、选择失当,更给同伴雪上加霜。隔着一道帘幕,彼此都能感觉到同伴的不满,仿佛听到了粗粗的喘气声。

详细情况已在以前写的《省甲级赛回顾》文中叙述过,不再多谈了。

总之,以降级结束的省甲级赛是我们合作的低谷。记分表真实地留下了我们的得分率。真希望有机会让我们改写。

省甲级赛回顾

    省桥牌赛甲A、甲B结束已快一周了。几天来我一直想把队员们召集起来总结这次比赛,检查我应承担的责任,但我没能把大家聚集起来。利用校园网我向全校关心桥牌热爱桥牌的老师同学们致歉。科大这次降级责任在我。我没能组织好参赛人员,我自己比赛时犯错率过高。

    回想过去的比赛,在科大的历史上,在我个人的历史上,都是很难堪的事。由于我们是 主办单位较早知道比赛时间,很早就进入训练。应该说当时组队的出发点就不对。那就是以上届科大杯冠军队:李祥瑞、田中、朱信龙、范成高为主力。因为祥子很久没打牌所以我和田中合作;朱信龙、祥子都不能保证有很多时间打牌,故他们轮流与范老师搭挡。另一个队员是姚俊基本上形成我和田中相对固定,朱信龙、范成高相对固定,再根据情况调配。根据这种组队思路,我们3月初就开始每隔一天训练一次。训练中打牌多讨论少,彼此熟悉了一点,提高多少很难说。在赛前的周末和“安徽日报”社的一场比赛中,我们以32副牌净胜112点给了我不少的信心。

    比赛第一天,祥子表示他状态不佳,他希望和田中搭挡比较省脑子,打牌成绩好一些。这样我的一名最好的队员之一,只打了14副牌就因为我不愿放弃和田中搭挡而失去了。我们走上了艰难的保级之战。每个队员都承受着巨大的心理压力,从而导致技术走行。失败换下祥子后,如果再把祥子请回来,重新安排上场阵容或许我们可以保级成功。这是我当时和现在的想法。但我没能实现它。这个想法一直困挠着我,尤其在同伴表现不如我想象中那样好时,我就在想是否只因为和我在打牌?

    下面是我对我们八场比赛的分析及我个人的主要错误:

    第一轮,我们以25:25战平。在这场比赛中,我做倒一副3NT。我放弃了H 2-4 分配的机会,致使一下。我的这个错误,导致开室的同伴思想有压力,因为他们原以为我们胜了。第二节,尽管我和田中胜了一些,但我们仍以11:19告负。

    第二轮,第一节,有一副4H定约我做倒。S两边可飞,我根据叫牌及防守路线,断定争叫2D的人为6-3-3-1 牌型,结果一下。这一节我们赢8点。第二节,我们本该大胜的,结果负4点,以16:14结束。这场比赛的胜利带来的只是负面影响,我们本该大胜,结果没胜,我们还去赢谁?

    第三轮,第一节,我们负20余点。第二节,我换下祥子。在这场比赛中,我们叫牌冒进,作庄9副,倒7副(有些是别人有定约)。结果以4:25 大败。

    第四轮,继续下午的冒叫。9副一为牺牲叫,其它4宕。第二节,一副4S定约在别人防守失误下,本已铁成,但被我做宕,结果以8:22告负。

    第五轮,在敌人很有信心地叫到4S定约后,我5D牺牲,被加倍2下,结果敌人并没有4S定约。冒叫一副6NT被加倍一下。此节负29点。第二节尽管赢回一些,仍以12:18告负。

    第六轮,第一节一副2NT定约。联手21点,在一门击穿的情况下,选择D4-4的方法,结果分布不如意,因作庄路线不连续,致使两下。这副牌影响到一二两节的两副牌,叫牌保守,丢局两个,结果以14:16 告负。

    第七轮,我们降级基本已定,我们与倒数第三相差达23 VP 以上。第一节打过,平淡中已负23点,大势已去,第二节刚开始,我就送对方一个6S。从此一发不可收拾,以4:25大败。

    第八轮,我们以十分轻松的心情参加比赛。此时到场的只有三人,还好刚从北京回来的刘祖平凑数。结果我们恰到好处地以19:11的最好成绩赢了对方,又不使对方失去第一名的地位,为科大争回一点面子。

    今年的省级大赛结束了,明年又会如何?通过这次比赛,我得出的结论是:桥牌必须通过学生水平的提高才能出成绩。这次参加比赛的教工,应该说水平是高的,然而他们有教学和家庭的任务,没有太多的时间参加比赛,搭档常换来换去,总也没进入最佳状态,这样参加大赛是不行的。既然参加了,就要全身心地投入,因为我们代表了科大。

    最后,我非常感谢加速器的李承祥,贾大春,在我方缺员的情况下,李承祥总是临危不惧,披挂上阵,为我们顶了多场比赛。比赛期间还做裁判工作。贾大春也使我非常感动。这期间,他正布置新房,除上班时间外,他总是尽可能地来承担裁判工作。有一天,我以为他不会来了,结果他来了。他说:只要我答应了,我就会来。我感到无法报答他们的支持和厚爱。我还感谢谢盛刚,陈卿,许胤龙,张祖德老师,jack等等,他们总是随叫随到,陪我们训练。

 

  Crazy

05 Apr 1997

 



 

2001 版权所有©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桥牌俱乐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