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Crazy专栏
 
  赛事评述
  牌例讨论
  实战感悟
 
 
 
 
 
 
 
 
 
牌例讨论

 

cozofu关于桥牌的通信(4)

 

: 关于信号: 首攻9,明手三张他跟小,后来才知这是要花色信号,假如我单张我就知道他

: 的上手了;你下次首攻,明手单张,他又跟小,看着明手的QXX,你挺出K,希望拿到三

: 墩打宕定约,结果庄家很奇异的看你,因为K拥抱了他手里的A,同伴说这是张数信号。

这是基本功问题. 事实上很多牌手对信号的概念是含混的. 通常来说,第一优先的是态度信号, 在态度信号明显不重要了的时候才打张数信号,而花色选择的优先级最低.

如果同伴有理由认为你是单张, 他才会打花色选择,否则都不是花色选择. 比如你攻9, 明手没有A, 同伴跟大应该是判断你双张的欢迎, 因此跟小就是不欢迎, 而不是花色选择. 花色选择应用的范围其实不是很大, 我基本上是明确的时候才打花色选择.

至于张数, 应该是你无法盖明手的J或者更小时才给张数. 明手用Q赢的时候, 经常态度也是重要的, 因为同伴可能有KTxx , 你有J.

明手单张时, 通常有两种情形, 如果有机会获得将牌提升, 那么还是应该给态度, 如果没有什么逼迫明手将牌的打法, 那么就应该是花色选择.

:再问你一个首攻,你持:SKQJ,HKx,DJx,CAQ9xxx,你开叫1C

:  N   E   S    W

:     1C   X    /

: 1D  2C   2H   /

: 3NT  //

: 如果你在高水平比赛和一般水平比赛中会有什么不同。

这个牌比较自然的首攻是SK,希望同伴能有一个必然的进张来帮你穿一次C,这样你就有SKQ,CAQ 和同伴的一墩牌,至于攻哪张S,我感觉既然你希望同伴换攻,也许SQ是最佳首攻。庄家可能会误判局势。这种牌主要大牌点都在你手里,因此你不担心同伴受骗,攻C也是一个选择,但是既然你假定同伴会帮你穿攻一次,那么你实在不必真去攻C,因为如果庄家有KJxx,同伴就算有HQ,你还建立不起来C,所以SK是相当自然的选择,似乎和比赛水平关系也不大。

: 你对搞好训练有什么建议

最重要的是实战和讨论相结合.每打完一次比赛, 队伍必须在一起重新回顾每一副牌, 至少是每一副有出入的牌. 把每个人的表现记录下来, 这样长期下来就会使队员有针对性的提高自己的技术.

业余牌手最大的缺陷其实是缺乏战术纪律, 喜欢胡来. 因此每次比赛之后可以统计每个人有多少次违犯了战术纪律, 这样大家就会慢慢明白战术纪律的重要性. 至于打牌和防守上的问题, 和战术纪律相比反而不那么重要. 事实上如果不违犯战术纪律, 这个队伍就会战胜多数强队. 即使技术上稍微逊色.

想当英雄而忽视纪律的例子实在太多了.其实叫牌永远不是一个比谁更会灵机一动的游戏.把个人的判断凌驾于搭档配合之上是大多数自以为很强, 却很少获胜的牌手的通病. 我前一阵子读Bob Hamman 的自传, 对这点理解更深刻了. Billy Eisenberg 在刚加入Aces 队时总觉得别人无法理解他的天才叫品, 后来他们请了专门教练, 建立了良好的训练制度,他才慢慢意识到自己的问题. 于是成绩提高的非常快. 搭档间的配合甚至有时候比"牌理" 更对成绩发生影响, 有时候你会感觉这对牌手叫牌相当平庸, 但是他们由于建立了比较牢靠的搭档配合, 因此即使很多叫品不是最好的, 却最后依然可以达到某种程度上合理的定约.这也是所谓比赛能力的一种体现. 我是很久以后才明白这个道理的.

: 你说得好!想起我叫的一个最过分的牌,无局方,我持SQxx,HAKQJxxxx,x,x上家开叫1S

: 我争叫1NT,同伴2NT转移,3C成了最后定约,宕了好几个,但敌人有6D,我想我这样叫了,

: 我承担一切后果可以吗?

道理是这样的, 这种牌如果成功, 搭档未必感到高兴, 如果失败, 他会感到非常不高兴...所以我通常不诈叫, 因为诈叫无形是把自己处于下手的位置, Ira Rubin 说他只在对手比他强时才诈叫, 而他从来没有诈叫过.其实也是这个道理, 如果你有信心打败对手, 那么不用心理叫也能够打败他们.

: 我还叫过一个最愚蠢的牌。那次我刚约同伴改2D为多功能(这之前我们的2D是弱二D)。

: 同伴开叫2D,我的上家叫2H,可能还是双有局,于是我就理所当然的认为同伴是S套,

: 我持一手H空门的很好的牌,一路叫到4S被加倍又意想天开的认为同伴叫错牌改叫5D,

: 付出惨重代价。

Well, that's the cost to adopt a new convention. Grant Baze once said it would

usually cost 1.5 boards if you play a new convention with your partner.

However, people still play them. That's the way to improve I think. So take it

easy, that's really no big deal. Roman key card once cost a national

championship to Zek Jabour, but he still recommend it. Comparing with the

improvement of the game, the personal loss isn't a big deal.

: 谢谢,你讲得真好。我会永远记住这副牌并永远相信同伴的叫牌。

 

Copyright © 2001-2002 USTC Bridge Club and Rays
如有关于本站点的问题或建议,请向Crazy Z或Hue Ray发邮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