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Crazy专栏
 
  赛事评述
  牌例讨论
  实战感悟
 
 
 
 
 
 
 
 
 
牌例讨论

开叫人轻松、同伴被挤、庄家明白

 

——周三实战牌例

本周三晚科大俱乐部桥牌练习赛中,有一副牌非常妙。我桌的庄家谢松出色地完成了定约,而我是“受害者”。细回味,这是一副很难打宕的牌。

谢松坐南,我坐西。

明暗手牌为: 

  Jxxx
K10xx
xx
    KJx  
     
     
    A9x  
  AJ
J10xxx
AQx
叫牌过程:
西
1D 1NT -
3NT - - -
 

首攻C2,你如何做庄?

四家牌为:

  Jxxx
K10xx
xx
Q10x KJx Kxx
Qxx xxxx
xx AKQx
10xxxx A9x xx
AJ
J10xxx
AQx

实际的打牌过程是这样的:

明手CJ大,出Dx。东家DQ大,续攻C9,庄家手里出CQ,明手CK盖过,再打Dx。东只好再盖D大牌,然后还出Sx。庄家放小,我(西)SQ吃进。此时我已差不多猜到各家大牌的分布 (但算不清牌型),觉得还攻SH都很危险,只好还打C。庄家手里CA吃住,再打DJ,我垫C,东DA大。此时的东家也没有好办法,他还打Hx。庄家HA大,兑现D赢墩,当他打出第5D时,我被挤住了:

  Jx
K10
-
10x - Kx
Qx xx
- -
- A9 -
J
x
-

庄家出已树立的Dx,我要在明手之前垫牌。如果我垫Sx,庄家可以让明手垫去Hx,然后HJHK,打出SJ10K,完成定约;如果我垫HH就很可能失守。实战中,我希望同伴有HJ而不构成挤牌,垫了Hx。庄家谢松似乎早有所料,他垫掉明手的Sx,打出HJ,我的HQ自动坠落,谢松完成了这个有难度的3NT定约。由于这副牌的实际分布,作为防守方的我几乎无能为力。

事后的几点评论:

1)最后形成的挤牌很特别,我不知道它有没有专门的名字。如果曾开叫的东家有个H控制张比如J,他可以轻松地跟着明手垫牌,不会被挤。我却处在两难境地。更特别的一点是,我的S10此时“论资排辈”不过是S的第四大牌,为了防备它惨遭铲死,必须有一个保护张。

2)我不清楚庄家打出挤张时是否真的明白我已被挤的窘境,但又不敢冒 险垫掉Sx,不然,万一S10被铲死 ,最后却发现同伴拿着HJ,我就太狼狈了。从庄家的角度考虑,根据开叫的牌点他应该算出SK在东,只能期望我有S10( 我SQ吃到后不还攻S算一个线索)并在两个高套上被挤。他大概没有别的打法。

3)回顾开始时,首攻C是对庄家最不利的。攻别的花色都会帮庄家的忙,或让他从容地先树立两墩D,再做大一墩H;或他可以不要D,取到6墩高花、3墩C而完成定约。

4)也许,东在第二轮D进手后不换攻S而换攻H能打宕这个3NT。此时明手的C进手张已经用掉,出H能切断明暗两手的联通,使庄家至多得到两墩H,而他自己动S是绝无好处的。(东如第一次进手就攻H太早,会送给庄家一墩;实战中,到第三次才换攻H则太晚了,庄家正确地用HA止住——当然不能出J,依序兑现赢张 ,挤牌自然形成。)

5)西SQ进手后如果还打H,定约大概也会宕——仍能有效地破坏庄家两手的联通。庄家如果为了保持联通,用HA吃,再顶D,东可以D大牌拿住后还打H,西见HJ而不上HQ,定约就宕了;庄家如果节约地让HJ大,提掉HA,然后再顶D,东就简单打回D,还是可以打宕定约。

由于我和同伴都没能确定庄家高花分布,致使防守失败。

2002.7.26

Copyright © 2001-2002 USTC Bridge Club and Rays
如有关于本站点的问题或建议,请向Crazy Z或Hue Ray发邮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