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科大桥牌 桥战风云 引经据典 大师解惑 骏宜谈牌 Crazy专栏 大众评说 个人空间
 
  赛事评述
  牌例讨论
  实战感悟
 
 
 
 
 
 
 
 
 
 
赛事评述◎

  科大队在2002年合肥市桥牌甲A比赛综述

 

可以讨论的防守

 4-3.东西局

Kxxx

 

AK

Jxxxx

xxx

xx

Axx

J1043

9xxx2

Qxx

10x

KJxx

 

 

xxx

 

 

 

 

 

 

 

 

我室叫牌过程:

西

 

 

1NT 

-

3NT

-

-

-

 

 

 

 

 

 

 

 

 

 

 

 

首攻H4(长3,5),同伴跟H2示单数张。庄家连打DA、DK,我们不用斯密思信号,无法表示对首攻H的态度是欢迎(5张H)还是不欢迎(3张H)。庄家再打Dx,西DQ大,此时东家如何垫牌?这副牌东家很清楚打宕定约的关键。他掌握SA,同伴还打H则庄家H已穿,只需同伴有CQ,则庄家至多能提取4副D、2副H、2副C,共八墩,定约必宕。垫什么牌才会促使同伴打H?看着明手的牌,最怕同伴换攻C,希望速提4副C来打宕定约,所以垫张梅花是唯一正确的选择。搭档有时就是同伴黑暗征途上的一盏灯;如果你明确知道取胜的路线,设法告诉同伴是你的责任。

实战同伴垫了Sx。我想同伴S不灵;即使能打通H,打宕敌方定约的希望也很渺茫。击宕定约的唯一机会在于吃到4副梅花。于是Cx钻进庄家AQ的怀抱,庄家顶下SA,超额完成定约。另室叫牌相同,队友在敌方的S首攻下3NT正成。

 5-12.南北局

J

 

A1097642

94

9752

1065

AQ84

J8

KQ

KJ62

A105

932

K1063

AQJ4

 

53

 

Q873

K87

我室叫牌过程:

西

 

 

 

-

2D

X

2H

-

-

X

-

2S 

3H

X

-

-

-

 

 

 

①任一高花弱二

②13-15均或18点以上非均

③技术性

④点很高,邀请我进局,也不排除放罚的可能性(直接叫3S竞争性,直接叫4S太鲁,又失去惩罚敌人的机会。同伴叫得好)

⑤我确有四张S及一定的点力。但第一同伴显示的是一手高点均型牌;其二应叫人并没表示他们H的配合,而开叫人自己又上一阶,这一切表明S的分布会很恶劣。因为我的S都是小牌,主打S定约会失墩很多;主打H定约,敌人的S赢墩则帮不了什么忙。这是一副总墩数负向调整的范例。第三,敌单方有局,更支持我放过,将加倍变为惩罚。

在一个容易得到的分和一个不知到能否得到的分之间抉择,当然选择前者。经历了好长时间的磨练,这才慢慢地、一点一点地成为我行动的准则。2000年全国体育大会上,我和任军因叫牌争吵,我常请教张德生,这是他给我的教诲。我记住了,我受益;大家记住,大家受惠。

面对3HX定约,由我首攻。通常阻击叫的人的边花是没点的,可考虑首攻一张大牌看看明手的牌,再穿越明手,充分利用可贵的出牌机会。我攻出DK,才意识到不对,因为这次明手是阻击人,而暗手可能有些实力。假如当初攻D小(示有大),让同伴吃过去,再由他选择防守路线就好多了。DK之后同伴跟出D5,庄家跟D7,我看不到最小的D,没能换出梅花,又接打D。同伴大后,提CA,出CQ,庄家CK大,DQ垫去一个C输墩,宕一。我承担损失这300分的责任。另室队友防守4S下一。

 7-1.双无局

8432

 

AJ64

AKQJ

6

K

KJ9

107

93

73

108654

Q10876532

AQ1075

AJ9

 

KQ852

 

92

6

我室叫牌过程:

西

1D 

1S 

-

3S

-

4NT

-

5H

-

5S*

-

-

 

 

 

 

 

 

*缺二关键张,停在五阶也很正常。

我室敌方西家首攻C8,CA站住,换打H。唯一的问题是处理王牌。我用Q飞,提A,输一墩王牌,完成定约。另室队友在阻击叫C后防守6S,首攻H10。庄家打王牌也是用Q飞,提王牌,方块垫掉梅花,完成定约。队友如首攻梅花,会给庄家施加一定压力,虽然若打对王牌定约总是做的。我庆幸自己没叫满贯,一部分原因在于我应叫的是S而不是H(如果我应叫H,则检查关键张缺一,会正常叫到6H。6H定约的成败仍取决于打对S)。在我们这种东、西方均不叫牌的序列之后,我没有理由双飞S。

 8-2.南北局

KJ5

 

8763

J

4

AKQ94

10762

QJ10

AK5

AK10987

642

J65

 

 

1087

 

 

 

 

 

 

 

 

我室叫牌过程:

西

1C 

1NT 

-

-

-

 

 

 

 

 

 

 

 

 

 

 

 

 

 

我首攻DA。在敌1NT后没叫过牌,唯一的目标是防宕1NT。明手摊牌后,看到同伴的DA,东家应如何跟牌?我们约定,有连接张跟出,没有就打张数信号。这样可以较好地帮助首攻人判断形势。正常地东应该跟D2,表明奇数张,让西去考虑续攻还是换攻,换攻哪门花色。同伴若换不出H,那与你无关。而同伴一旦换出H,防守正确的话我们可以得300分,而不是(续攻D或换攻S后)负的一百多分。实战同伴垫D6,承包了把定约送成的责任。类似地,防守NT定约,在首攻某花色K(至少有KQ10等五张)之后,大多情况下,首攻的同伴有A应盖打、有J应跟出、二者皆无则给张数信号,以帮助首攻人认清这门花色的形势。

 8-7.双有局

2

 

KJ74

KQ652

76

KJ9

AQJ87

1053

AQ2

A43

J87

Q6542

K10953

73

 

986

 

109

A108

我室叫牌过程:

西

 

 

-

1D

1S

-

-

X

2S

X*

-

-

 

 

 

 

 

 

*惩罚。

首攻D10,明手放小,北DQ大后,如何回牌?这几乎不需思考。南的牌也几乎是标明的。如果南4张S,较多的点力,会在敌1S之后直接争叫1NT或更强的叫牌,不会去想惩罚敌1S定约;如果南4张S及较少的点力,会在敌2S后不叫,决不会冒险加倍!南的牌只有一种,就是5张以上有间张结构的S和边花中较少的点力。北唯一安全的、也是南所盼望的回牌就是王牌,他该庆幸的是自己有一张王牌。回任何其它花色都可能帮庄家飞牌(他该注意到明手本来只有一次进手,庄家边花的多数输张将无路可逃)。

北的这手牌是标准的重开叫加倍的牌:自己的套5张,有4张不差的H(另高),敌方的套单张。如果东不叫,南可能会叫1NT,因为南的牌不一定就敢放罚。

 9-2.南北局

A52

 

KJ10

Q9632

63

K3

K874

Q987

A63

A108

KJ75

J874

QJ109

95

 

542

 

4

AQ1062

我室叫牌过程:

西

 

1D 

1H

-

1NT

X

-

-

-

 

 

 

 

 

 

 

 

 

 

这副牌颇有意思。看双明手,庄家幸免的机会不大。但实战是这样的:我首攻长套C2,同伴CK大,回出C3。此时我没有意识到先让给明手一墩牌是可怕的,没能够站住,立刻换打H或S。明手CJ吃一副,庄家正确地出D10飞过,得到4副D;然后他打H到9,同伴H大,同伴回出Sx,庄家上K,完成定约。庄家的读牌值得赞赏。

这副牌我方的叫牌其实是成功的,可惜防守失败。我的“提前平衡加倍”示有争叫的点力,S与C两套;同伴放罚,示也有一定的牌力,S与C不配,换言之,H与D有长度或大牌。这个放罚本应赚上一笔。最糟的是首攻。我的较好的选择应是留着CAQ进手(或看住庄家的KJ),首攻不会吃亏的S连张。而根据迈克·劳伦斯的意见,这个叫牌序列后的最佳首攻一般是H。看见明手的牌,同伴第一次H进手一定会还打S,最后再打C给我。明手只有DA一个进张,庄家充其量有三墩D、一墩HA和一墩SK;我们则必能拿到两个黑套各三墩和两墩H,共八墩。那就叫打兼优了。实战中,若我们能及时停住C,换攻高花,也还有机会。

 9-2.南北局

Q832

 

K864

-

KJ106

97632

974

105

QJ9

K42

AQ9

J854

A5

AKQ10

 

A732

 

J1087653

-

我室叫牌过程:

西

 

1NT 

2C

-

2D

-

3NT

-

-

-

 

 

 

 

 

 

 

 

 

这副牌我(南)没有首攻H,因为我的H太没结构,如果明手有长H,我一首攻则把同伴的短大牌卖掉;不首攻的话或许能吃住敌人的一个大牌,或敌人可能打错这套花色,或敌人做赢墩要来顶我的A。我有两个A,同伴要是D上有张大牌,打宕定约是有希望的。退一步讲,首攻D决不会吃亏。这副牌我却意外地得到了好处。庄家已有七墩牌,S即便打错,只要防守方不动H,定约依然打成。庄家从手里打Sx,我放小,明手放S10,同伴SQ大,换出H。我的SA仍在手,H已打穿。我们取得三副H,二副S,定约一宕。另室队友遭遇H首攻,队友H失守,但已有八墩,摆对SK的理由似乎更充分一点,因“祸”得福。

 9-13.双有局

J52

 

10852

K8

AQ8

10753

K1092

J93

AK74

Q53

1074

J986

763

Q2

 

Q6

 

AJ962

AK4

我室叫牌过程:

西

1D 

1NT

-

-

-

 

 

 

 

 

 

 

 

 

 

 

 

 

这是实战中打出来的成功的例子。西做庄,同伴首攻H8,明手放小,我HQ大。此时敌方实际上赢墩已够,关键是我如何继续。同伴如果有J四张C(如有五张C,他首攻可能就是C了),我们只能取得6墩牌,不足以打宕定约;而同伴有DK,哪怕是双张方块,就可以打宕定约。这是个单套打法的问题。我打出DJ,庄家DQ上与不上均死。上,同伴DK大,还攻D8,我的DA9吃死明手的D107;不上,我大,续出D2(可先提一副CK),同伴DK大后,还打C给我上手兑现D套。此牌敌1NT宕二。另室队友遭遇H2首攻,超一完成定约。

 

2002.3.28

 

 
对于本站点的意见或建议,请向Crazy发邮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