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科大桥牌 桥战风云 引经据典 大师解惑 骏宜谈牌 Crazy专栏 大众评说 个人空间
 
  赛事评述
  牌例讨论
  实战感悟
 
 
 
 
 
 
 
 
 
 
赛事评述◎

  科大队在2002年合肥市桥牌甲A比赛综述

 

三月八日,合肥市桥牌等级赛最高级别甲A大赛开幕。这是最为广大桥手注目的比赛。由于人员变动,科大队临战调整搭档:以四名队员为主,另二名队员替换有事不能上场的队员,直到打完比赛。我想打进前三名,这一点谁都清楚。但实际情况让我对比赛成绩不能期望太高。首先我和我的搭档就是一直是队友但从未搭档的牌友,我们讨论叫牌,但多半各行其是。第一场比赛后,我们聚在一起,一致同意:认真比赛,出现问题一律赛后讨论,比赛时保持沉默。我向队友保证我自己首先做到。整个比赛,赛后可以听到我们激烈的争论声,而在赛程中天大的问题我们基本上都忍了。我特别欣慰。感谢我的搭档、我的队友们!我们的合作,不仅取得了很好的战绩,更加深了我们的友谊。

首场比赛,对手是实力强劲的安光所队,去年等级赛,他们人员不整,我们以20:10战胜过对方。当然,今天的安光所队与去年大不相同,他们的主力队员是省队队员黄烨、朱元、顾学军。因为工作脱不开身,我没打这场比赛。输给他们是正常的,但7:23,我觉得输的多了些。第二场对工务段,上半时队友的二个满贯及一个胜过满贯的高额罚分,就使胜利几成定局;再加上我室对成局定约的正确选择,对方的失误,又扩大了我们的优势。下半场,我们继续扩大战果,赢足了我们能赢的VP。第三场遭遇电厂队,去年我们曾以12:18签订城下之盟。第一节我室丢了二个满贯(一个我方该叫未叫,一个缺二个关键张一般不该叫,在队友未施加足够的压力的情况下被敌方做成),同伴又轻易做宕了一个不易宕的满贯,上半场,我们落后25IMP。落后的我们没有背包袱,同伴以四张S争叫,把敌方逼上打不成的5C定约(谁都不敢确定S有止);同伴做庄谨慎,对方防守失误以及我方有力的首攻,几副牌下来,我们反败为胜,19:11战胜电厂队。第四轮对省直,他们中多人是我们俱乐部的老朋友,这一轮我输了一副大分(有局1NTXX-2,下面会有牌例),但依靠队友们的合作,我们还是以20:10凯旋。

第五轮,我们的对手是工大。去年我们曾以5:25输给对方。有学生问:我们和工大差这么多吗?当时我的答复是:我们和工大是有差距的。尤其是近几年,工大和安工合并,更是人才济济,国家大师季军和校领导对该校桥牌运动的发展都起到积极推动作用。有季军做老师,校领导做后盾,工大的桥牌会走得更好。而反观我们学校,几年来人员不齐,动荡不定,没有象季军一样有说服力的老师和统军人物,有几次竟落到在降级的边缘挣扎的地步。请看前几年与工大在市甲A交锋的情况及上场队员:
97年 3 : 25 大败,队员:姚俊,蔡磊,田忠,赵爱华
98年 25 : 4 大胜,队员:姚俊,李承祥,刘志刚,赵爱华
99年 13 : 17 小负,队员:姚俊,肖安喜,刘志刚,赵爱华
00年 0 : 25 惨败,队员:刘志刚,姚俊,朱信龙,赵爱华
01年 5 : 25 大败,队员:姚俊,张道宏,朱信龙,赵爱华
我寄希望于我校热爱桥牌的朋友们,我们一起努力。

今年,上场队员与去年相同。并且除去第一场比赛输给安光所队(该队一路领先),我们其他成绩都很好,我真想乘势赢得和工大比赛的胜利。上半场,另室队友被对方叫上一个不大会叫到的满贯,选错一个成局定约;而我室及时停住一个机会不太大的满贯(由于H3-3分,6NT铁牌,6H则由于首攻D而会被打宕。队友就是首攻D而打宕了敌方的6H定约),以及在一些小定约上的领先,我们以7IMP占有先手。下半场,我室在对付敌方多意2D叫品的处理上连续失误,造成丢一个部分分,丢一满贯;以后又叫上一个不该叫的满贯。虽然我们得了不少部分分,难抵二副大分,最终刚好输4IMP,以14:16输了这场比赛。这是一场最令我遗憾的比赛。

第六轮,我们的对手是炮院。此时的炮院一路皆胜,积分表上挂满红灯,VP数比我们多,名列第二。比赛开始,对方客气地对我讲,工大不胜炮院,炮院不胜科大,好象已成必然。我想还有一句,科大不胜工大,而且已应验了。胜不胜炮院却还需努力。上半场我们小胜对手,下半场我们开、闭室都很少失误,队友叫上一个方块需打对的H小满贯,我们叫上一个不太难叫也不太难打、但全场叫的不多的大满贯。对方首攻、防守出现一点漏洞,我们再次赢足了我们能赢的VP。

第七轮对新安晚报,他们队员全是我们俱乐部的老朋友。上学期末的一场牌,我们竟一共输了他们100IMP之多!使我对我们队更是信心不足,但我内心里憋足了劲想雪耻。上半场我室虽叫了一副6H,打成了一副很易防宕的2SX定约,但我们输了。因为对方也打成了2SX,还叫了一个机会一般、分配很好的局;队友在这轮牌中把握得不太好。下半场,我室丢了一个满贯;叫了一个必宕的7NT(S3-3或D2-3均为铁牌,可惜都不是)。本轮我们12:18负于新安晚报,在我们的积分表上又多了一个蓝字。

第八轮对合钢,去年我们10:20输给了对方。上半场我室打的很不好,叫牌问题、打牌问题频出,全场似乎已打完牌,我还在做一个4-3的5D定约(做成了,但3NT定约可轻易超墩)。赛完,记分表直接交给了裁判,输是一定的,输多少心里没底。很快开始了下半场比赛。下半场我室的对手叫改良精确,开叫1H、1S只保证三张,很快一副牌打得我们没有脾气。对方开叫1H,不叫,6NT,不叫,7NT,没人再发表意见。可怜的同伴被庄家二飞二中,此牌他们获得17IMP的进帐。好在我们没有因为这副牌而放弃,全队合作,下半场他们几乎就得了这一副分,最终以15:15艰难地战平了对手。

第九轮对公安厅,此时他们降级已定,我们的座次也不会发生大的变化。安光所队156VP,我们137VP,想超越他们几乎不可能(要求我们得25VP,且安光少于6VP);与我们分最近的合钢的对手是安光,工大的对手是省直,他们的对手都比我们的对手强,而我们还领先他们至少8VP,他们赶上我们也不容易。上半场我们小胜4IMP。下半场开、闭二室通力合作,一路狂胜。该叫的叫了,不该叫的停了,或防守出错让我们成了,甚至叫牌失误冒叫到4-3的6S发现都没输,因为对方叫的5-3的4H定约碰上H0-5分。运气和勇气都向我们倾斜。我们再一次赢足了我们能赢的VP。


最终,安光所队以170VP荣获冠军;科大队以162VP获得亚军,为科大历史上的最好成绩之一;前二届连得冠军的工大队则以150VP屈居第三名。

Crazy

2002.3.21

 
对于本站点的意见或建议,请向Crazy发邮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