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Crazy专栏
 
  赛事评述
  牌例讨论
  实战感悟
 
 
 
 
 
 
 
 
 
赛事评述◎

邀请赛综述
邀请赛中问题牌综述

  此次邀请赛于2002年1月2日在我校举行(详见本网站的“庆元旦科大桥牌俱乐部邀请赛公报”一文),合肥市的许多桥界高手前来献技,可谓“群贤毕至,少长咸集”。安光所队技高一筹,获得冠军;科大二队与科大一队则荣获第二、三名。以下就五轮比赛60副牌中的一些“问题牌”进行粗浅的分析。所述大多是我所在的牌桌上发生的情况。个人水平有限,谬误在所难免,请大家参考。

  第一轮第1付牌
双无局 Jxxxx
Ax
Qxx
Axx
   闭室叫牌
西
- - 1C 2H
X 4H 4S -
- 5H - -
6S X - -
-
xx
KQxxxx
xxx
Jx
Ax
Jxxx
xxx
Qxxx
KQ10x
x
AKJx
Kxxx

  在北加倍,东盖叫4H之后,南叫4S,觉得自己的牌力似乎仍没有叫足。北家持不叫过的最好牌也很想动一动,但牌型又没有足够的支持,万一同伴仅是竞争叫牌,上5阶宕牌的概率也很大,没把握的满贯宁可丢掉。不成熟的东家叫出5H,给了南家逼叫性不叫示强的机会。此时北家只在6S与加倍中选择。一手的均型牌似乎加倍更为可取,但如果南家是有牌型的牌,敌方也有牌型,则我们的6阶定约更好打,而敌方的宕墩会减少。于是北叫出6S,东家加倍。

  这付牌东家承担所有责任。其4H叫得不错,剥夺了对方探贯的空间,5H就画蛇添足了。他持一手均型牌,充其量东西方可取7到8墩牌(同伴黑桃3张,东家可王吃一墩),即5H加倍至少4宕,仍比南北方成局的失分多。而同伴若没有HA,南北方则很象有满贯,他们停在4S上,东西方的阻击已经成功,应该满足了。东家只有持非均牌时,比如方块单张,才应考虑是否盖叫。叫加倍则只会使雪上加霜。

  第一轮第3付
东西局 A10
93
K10762
J1085
   闭室叫牌
西
- 2C
2D 3C 3D 3NT
- - 4D -
- 5C - 6C
- - -
KQ4
AKQ6
AQJ3
K4
9732
1082
-
A97632
J865
J754
9854
Q

北家捣乱叫出2D,东叫出3C,南3D,西家叫出3NT。南继续叫4D未必明智,西家此时的选择应该是加倍,方块的废点太多了,建议同伴防守。西家此时不叫,给东的错误信息是支持C,东可以叫牌,东没有自己叫6C就对得起同伴了。6C毫无机会,下二。就这付牌而言,南北的叫牌给了东西方更多叫品选择的机会,比如4D后的不叫与加倍。南家持牌我以为只能叫一次,或3D后不叫或直接4D——不让东西打3NT,逼使东西方因已方有局叫上难打成的5C定约,或者因叫牌空间被挤压,错失满贯。

第二轮第1付,队友南北双方配合,唯一的一桌停在4NT定约
双无局 10743
AK8
J98
QJ2
   开室叫牌
西
- - 2NT -
4NT - - -
 
AKQ96
Q3
AK3
K73

二家不叫后,南开叫2NT(南并不清楚开叫2NT的点力范围),北持4-3-3-3牌型,也不管南是否有牌型,就4NT邀叫,而不做高花问叫。南只数牌点,以为自己是2NT开叫的低限,赶紧不叫。其他各桌都是迅速摊牌的6S或6NT。

附:均型牌叫牌所示点力范围:

开叫1花,再叫1NT,示13-15点

开叫1NT:16-18点

开叫1花,再叫2NT,示19-20点

开叫2NT:21-22点

开叫2C,再叫2NT,23-24点;开叫2C再叫3NT,25--27点

注意:1高花   /   1NT   /

2NT——18-19点

3NT——15-17高花好套,非均牌,有拼搏含义。

开叫人均型有5张长套,增加一点,参照以上叫牌。

第二轮第3付,持Sxx,HKJ876,D10xx,CKx,同伴开叫1S。上家争叫2C以后,总是选择不叫,因为我们打的是2阶自由叫不逼叫,但叫牌具有建设性。这手牌太差,如果叫了,同伴3阶再叫,承诺中限以上牌力,则无论如何也要承担风险维持再叫。

第二轮第6付,持SAQxxxx,Hxx,DK10xx,Cx,同伴还没叫过牌,总应该选择不叫。牌叫2阶太好,叫1阶又觉得差点,更重要的是你持有的是黑桃,你并不怕不叫后没机会再叫。同伴如果PASS过,处在第3家位置,则根据局况,叫1阶,2阶或3阶均根据你当时的决策,你的感觉对了,你就赢分;你的感觉不对,输分了,同伴大概也不能太埋怨你。

第三轮第1付牌

双无局 -
Q87542
62
KJ1043
   闭室叫牌
西
- - 1C 1S
2H 3D - 3S
- 4S - -
5C - - 5S
- - -
AQJ1043
K1063
K85
-
8765
J
AQJ974
Q7
K92
A9
103
A98652

这付牌我认为我们这桌双方叫得都不错。我基于梅花的极好配合叫出2H,东家则因为黑桃有良好的配合叫出3D,最初我以为他们会停在部分定约。不想西家3S,东家4S,我(北)盖叫5C,西家盖叫5S,我不叫后,南家也不叫,成为最终定约。也许怕把对方推上敢打就有的6S,没有一桌南北6C牺牲叫。

第三轮第7付
双有局 KQJ1096
4
A109
A85
   闭室叫牌
西
- 1H
1S - 2D -
3S - - -
A
AK1076
Q542
J96
5432
9852
7
Q1074
87
QJ3
KJ863
K32

我持SKQJ109x,Hx,DA109,CA85。同伴首家PASS,上家开叫1H,我1S争叫,下家不叫,同伴叫2D。我想跳叫3S足以描述我的牌:黑桃好套,三门均有控制。同伴黑桃配合不好,红桃档张很好,3NT是一个选择;同伴红桃无点,6S也有希望;但万一同伴的2D应叫点力较差,如一个K换成Q,3S也可能宕牌。我们停在了3S定约。因为方块4-1分配,因祸得福。而我们的队友首攻单张方块,却没能击宕4S定约,使我们此牌输掉10IMP。此牌2桌停3S;三桌4S(二桌两次王吃方块宕一,一桌我们队友让人超一);一桌东西抢4H加倍,一宕,大概也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第三轮第11付牌,叫牌过程及明手、你的牌为:
双无局    闭室叫牌
西
- 1H
X XX 1S 1NT
- 3NT - -
-
Q4
K104
AKJ762
94
K832
A752
98
853

同伴攻出C2,明手放小,你如何跟牌?当你明知盖不住敌方的大牌时,你的义务应该是告诉同伴你这门花色的张数。若你跟出C8,而后你HA上手并攻出C5,同伴将不得不左思右想,你是原始梅花3张?2张?他的五张梅花套通了没有?反过来,若你先跟C3,后攻出C8,同伴的问题就简单了。能不让同伴为难时,尽量少让同伴为难,这可能是尽量做一个好搭档的原则。

第三轮第12付牌,似乎应该是一付正常的牌
南北局 KJ3
962
AQ1094
J10
   闭室叫牌
西
1H
- 1S - 2H
- 4H - -
-
102
K108743
KJ
KQ7
A964
QJ
87
A6432
Q875
A5
6532
952

西家开叫1H,东持SA964,HQJ,D87,CA6432,应叫1S。同伴(西家)再叫2H后,东持如此好的点力跳叫进局似乎应成为必然。的确,北家首攻黑桃则4H定约一宕,但在明手还叫过1S后,持SKJx的北家攻出S的机会几乎是为零。就算这个定约宕了,你没有特殊的理由(如大先手)也应该正常处理每付牌。

第四轮,我们的对手是安光所,开室黄烨、朱元,闭室文公皊、顾学军,我队开室刘志刚、姚俊坐东西;闭室李祥瑞、赵爱华坐南北。评牌的5日下午,请了朱元来,他很客气地说,我们输给他们只是运气不好,其中二付牌双方的位置换一换,输的就是他们了。从牌面上看,似乎是这样。然而叫牌中的问题,以及对牌的处理,暴露出我们更多的不足。如果我们偶尔胜了,那倒真是我们的运气。

第1付,叫牌及四手牌为:

双无局 K643
104
432
J842
   闭室叫牌
西
- - 1C 1H
- 2H 2S 3H
3S 4H 4S 5H
- - -
75
KQ9832
KQJ8
6
J98
J765
A106
Q95
AQ102
A
975
AK1073

闭室南家对敌方的牺牲叫太温柔了,没有加倍,使我方失5IMP。

第4付,四手牌及叫牌为:
双有局 1086
A87653
Q
432
   闭室叫牌
西
-
- 1D 1NT -
2D - 2H -
3H - 3NT -
4H - - -
J973
109
1084
KQ108
54
KQJ
A76532
65
AKQ2
42
KJ9
AJ97

开室南家黄烨持18点牌,在上家开叫1D后,认为自己牌升值,处理为19--20点,先加倍,同伴叫出红桃后再叫无将,这样4H的定约方变成了北家。让拿点多的人首攻,或一开始就有一种被投入的感觉,或没办法找到同伴的大牌。东家很难首攻,但他选择了最错的首攻DA。即使正常首攻HK,也阻挡不了南北成约。闭室南家争叫1NT,经过转移叫,定约方为南,则西家自然CK首攻,定约一宕。我想黄烨对他的一手牌的评估、处理是我们应该学习的,不管他在这付牌上是否得到了好分数。

第6付牌,一付叫牌混乱,然而差一点就能找到最佳定约的牌。牌及叫牌过程为:
东西局 AK1094
J102
J10
832
西
开室 1C - 1D
2S 3C 3S -
- X - 4C
- - -
闭室 1NT - 3NT
- - -
76
874
AQ9873
94
52
A63
K65
AKQ65
QJ83
KQ95
42
J107

首先东家的开叫就不大可取,或者说和大多数人不同步(据说是因为还在想前一副牌,未细数牌点,也算情有可原)。3C叫品又严重地歪曲了自己的牌,再叫一声加倍,这牌居然没有叫到5阶、6阶低花,似乎已天理难容了。西家在东家如此强劲的叫牌中听到了什么呢?差一步,他若再叫一次自己的六张方块,他们就找到了5D最佳定约。另外我想说,在这种叫牌序列下,西认为东黑桃长,方块无长度,这可能是最大的牌理不通了。闭室简洁的叫牌,使得南家攻出需要同伴更少支持的红桃,哪知它是个陷阱。庄家顺利提走12墩,除了和我们队友不同步外,和其他所有桌保持了同步。持西家这样的牌,确实也没有实力去探查5阶低花定约。

本轮比赛9:21输给了对方,只希望我们从中能学到点什么。

第五轮,如果说没赢够,我承担完全责任。在这轮我犯的错误,有的造成了损失,有的被掩盖了,有的可以被同伴救一下,有的则同伴又把我往陷阱里推了一把。

我们的对手省直队,开室高潮、尹川,闭室朱春森、胡斌。应该是进入前三名的队伍。我桌发的二付牌很平,但由于牌型的分布却可以打出许多的不平。

第11付牌,东西持牌为:

J64
AJ97
876
J92
   闭室叫牌
西
- -
1D - 2C -
5D - - -
A87
1053
-
KQ107654
KQ103
4
AQJ10942
A
952
KQ862
K53
83

三家不叫后,我开叫1D,同伴2C。因为同伴不叫过,现在叫的又是梅花,我决定一口叫到我以为的最佳定约,以5D结束叫牌。但由于DK处在可王吃飞捉的位置,以及黑桃3-3分,6S定约却铁打不宕。

第12付牌,东西牌为:
南北局    闭室叫牌
西
-
- 1H - 1S
- 1NT - 2NT
- - -
10962
KQ
AJ94
862
Q8
A9763
K105
A54

同伴2NT邀叫,我自不叫,但定约毕竟抬高了一阶。首攻CQ,第二轮站住,提掉HKQ,均有跟出。方块看似两边均可飞,但不可兼打H3-3机会,或也兑现不到第四墩D(假如D2-4分),所以方块实际只有一个方向飞牌。我用DK进手,提HA,红桃不是3-3,飞方块,提取4墩,2NT回家,暗自庆幸。开室,尹川果然停在1NT。

接打的第3付是第五轮的第10付牌
双有局 Q104
QJ98
KQ8754
-
   闭室叫牌
西
3C -
3S 4D X -
- -
AK9532
1032
3
AJ6
7
K6
J109
KQ107432
J86
A754
A62
985

我首家阻击3C,同伴3S逼叫,北家叫出4D。我持S7,HKx,DJ109,CKQ10xxxx,同伴的3S叫品之后,我判断我们失配,另外我认为HK应该是好位置,不管是同伴还是庄家持HA;DJ109的方块也有王牌提升的机会,敌方只凭方块套提取10墩不大可能。我加倍,想向同伴发出警告或建议。同伴持SAKxxxx,H10xx,Dx,CAJ6,他知道我方C套配合绝佳,原本准备叫5C,因为我加倍而放过没叫,没有拉我一把。没说的,我承担加倍的所有责任,何况我违背了阻击叫之后一般不该再叫,让同伴决策的原则。防守中,一见明手SJxx,HAxxxx,DAxx,Cxxx,同伴放弃了防守,SK吃住,提CA被王吃,庄家简单打成4DX定约。710分象一座山压垮了我们。另室敌方(几乎所有桌定约5C正成)顺利叫到5C并做成(只有南首攻低引方块,北吃进后转攻HQ才能打宕),一副牌赢了我们16IMP。

第4付(本轮第9付)南北做成6NT定约,这应该是无输赢的牌(同伴摸成7H)。

第5付(本轮第8付)我开叫2NT,同伴受前面4DX让敌方做成的心理压力,把我推上了6H定约。牌及叫牌为:

双无局 K965
2
98753
1094
   闭室叫牌
西
-
- 2NT - 3C
- 3H* - 4C**
- 4D - 6H
- - -
A842
A76
42
Q653
QJ10
KQ1083
AKJ
A2
73
J954
Q106
KJ87

*5张套

**关键张问叫

首攻S7,我看着明手摊下的牌,似乎还存在某种机会。黑桃大概飞不中,也不像3-3;红桃如果2-3分,王吃一轮方块,就有十一墩牌,第十二墩只有依靠S3-3,因为挤牌很象不成立(首攻方不象4张黑桃);那末还有的机会就是飞方块,并且希望黑桃短的防家只有二张王牌。二种路线我思考了很久很久,终于王吃方块,打S3-3或其他机会。第二张王牌一吊,我舒了一口气,原来总是打不成的。王牌投入,一宕结束。

紧接一付(本轮第1付),在我3C邀叫后,同伴叫上4S。
双无局 932
9863
KQ3
J107
   闭室叫牌
西
- - - 1D
- 1S - 2S
- 3C - 4S
- - -
QJ75
AQ42
AJ6
64
A864
J5
72
KQ852
K10
K107
109854
A93

首攻D10,忍让;DA止住第二轮,从明手打出Cx到CQ,被CA盖吃,又打方块逼我王吃;我打出HJ,南盖HK,我吃住后,停下来想了很久。我判断SK在北家的可能性较大,毕竟南已露出了HK和CA;即使C3-3我也兑现不了梅花赢墩;就选择了交叉将吃、逃王牌的打法。我兑现HQ,手里王吃H,兑现梅花,小王吃梅花,C果然3-3分;再打出第4张H,北家跟出,手里SA王吃。此时实际四家牌为:

932
-
-
-
QJ7
-
-
-
8
-
-
85
K10
-
8
-

想了半天,我认定SK在北家,没有只失一墩的机会,牌往牌套一插,承认一宕。只是后来队友提醒,一看牌型,才知我其实已打成了。真是痛失精彩好局。我这样的毛病不是第一次犯了,好牌手应该哪怕有1%的希望也要抓住。我向队友及所有关心我们的人检讨。

紧接的一付牌,又是我该检讨的。4D加倍让敌方打成后,同伴急于赢分的心理可以想象,但往往适得其反。如果前面几付牌正常叫、正常打,我们均可以名列第二。这是第五轮的第3付。
双有局 KJ432
974
1043
43
   闭室叫牌
西
1D 3C*
- 3NT - -
-
8
10652
Q
KQ109872
Q1095
AQ8
J865
AJ
A76
KJ3
AK972
65

南开叫1D,同伴叫3C阻击,我3NT。第一南家方块不一定是套,若首攻他们较长的红桃,我可能立即9墩牌。第二,即使南持方块好套,我也有四张带J,还可以抵挡一下,拼搏就拼搏到底了。首攻Dx,同伴DQ拿到。我已连续做了几个难度极高的庄,脑子都大了。此时问同伴,几张梅花,同伴答7张。噢,加HA只有8墩牌,我暗想,如何获取第九墩,除了红桃一飞,别无途径,一个红桃飞给了南家。南家很疑惑,说:庄家如果有HA不是已经有9墩牌吗?我暗自一惊,是啊,第一墩方块是我的。我的脑子已经坏了。只能不动声色。南家提了二墩方块;又提SA,北家持KJ432的黑桃,他们出大欢迎,北没舍得垫出SJ,垫的是S4,太不明显了。南只好打我没有HA,再出红桃,我赶快摊牌,声称3NT正成。结束惊险的一幕,没有闹成笑话,我们赢了个局分。

本轮第7付牌。我与同伴叫牌有些沟通不好,责任在我。
   闭室叫牌
西
- 1H
- 1NT 2C 2H
3C 3D - -
4C - - -
KQJ10
KQ10953
109
3
A5
64
AQ8743
954

同伴开叫1H,我应叫1NT,南争叫2C,同伴叫2H,北叫3C。此时我正确的选择是叫3H。因为我持SAx,Hxx,DAQxxxx,Cxxx,同伴梅花短我是可以预见到的;我的黑桃,方块控制很好,又是高限。然而我叫了3D,我以为同伴会理解我是:红桃有些许配合,方块好套,寻求配合的邀叫。我总以为设计叫品是为了进局,为打合适的部分定约而叫一个叫品属于次要位置。北家并没有放弃,叫出4C,又给了我加倍的机会,我再次放弃了这个机会。4C成为最终定约,二宕结束。其他队多半打H定约,因为南持HJ8,4H是必成的。

这轮牌,我打得很差。队友的出色表现,使我们赢得了这场比赛。

一天的60付牌,值得评述的很多。有些经过讨论,大家已达成了共识。举办本次比赛的目的,就是请进高手,通过比赛发现我们的问题,及向高手们学习同一手牌的处理方法。我想,这个目的,我们达到了。发现问题,暴露问题,并不使我们难看。发现我们的不足,才利于我们进一步提高。周六整个一下午的热烈讨论,我感到非常欣慰。尤其后来朱元的加入,更使我们对于牌的讨论和理解提升了一个高度。他对牌理明晰的分析,对牌情的判断和处理,使我们每个人受到震撼,他的热情和耐心使我们为之感动。

我们会有更多的这种讨论!

Crazy
2002.1.10.

 
Copyright © 2001-2002 USTC Bridge Club and Rays
如有关于本站点的问题或建议,请向Crazy Z或Hue Ray发邮件。